ju111net登录

手机扫一扫

收水
发布日期:2021-01-10    作者:黄腾飞    
0

收水

1

谷雨过后、天气反常的晴朗,反倒是父亲的脸上阴晴不定了起来。

晚上躺在床上隐约听见隔壁父亲念叨着:“清明都过这么久了,按说也应该下雨了,别人家河边的水田都已经插上秧了,我们这梯田只能看天吃饭,可这啥时才能下场雨”!母亲似乎有些困意便应声到:“估计明后天就要下雨了吧,刚好他大伯家的耕牛这段时间也闲着”父亲听后便有了些许宽慰,睡意朦胧中我便进入了梦乡。

第二天天色刚刚鱼肚白,母亲就叫我起床:“小敏,今天下雨了,快些起来,去你大伯家把牛牵来、趁着雨天赶紧把咋家田里的水收上”。

我迷糊着眼瞅了一眼窗外,天都没亮、实在太困再加上初春冰冷的雨滴打在窗边沙沙作响,禁不住把被子往头上一蒙,假装没听见。

父亲已经全副武装,来回于田间好几趟了、往日沉重的水靴声此刻变得轻盈起来、喝了几口前一天留下的冷茶水、便让母亲早些做上午饭,念叨着沟渠里的山水已经越来越大、不到晌午便可收水犁田了。听着父母的对话,我也有意识驱散了睡意,急忙穿好衣服、卷起了裤腿正准备去大伯家牵牛。

“小敏,我去帮你牵:冒桑磕阍诩依锒嘈菹⒒岫∥彝淼闳パR膊淮蚪”姐姐早已收拾的干净利落,本打算一大早就去学校的。姐姐所在的中学离家二十来里路,来回都得靠步行,周天便得早早出发。

“四青,你不能去、今天下雨路滑、你去学校得走早些,”说话间,母亲已将四五碗大米装进姐姐的背包,地上散落了五六颗,母亲连忙捡起来放在嘴前吹了吹也放了进去,再装了些白菜粉条进去,这就是姐姐一周的伙食。

“四青,到了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,长大后可不能再像父母一样与土地打交道了”父亲一如往常叮嘱姐姐,我目送她出了门,她高高卷起的裤腿早已沾满了被鞋底带起的泥浆,一向爱干净的她此刻的心情别提有多难过,没有人顾得上给她半点慰藉、只能靠自己调节,想到这些,便心疼起姐姐来。

2

从大伯家牵来耕牛,抱来两捆玉米杆,又装来一盆土豆玉米珍,看着他大口吞咽着食物,甭提心里的高兴劲儿,心想喂饱它才能配合父亲快速地犁完田插上秧,来年的生活才有着落,父母便可愁容散去。

午饭过后,雨小了些,父亲穿好蓑衣,戴了斗笠,我找来了自制的雨衣,自告奋勇的要去帮父亲扛犁头。一是好玩;也更像个男子汉,父亲看着我试了两下都没能扛起来,便说道:“别急,等长大些便可以轻松扛起了”。

田里积水已漫过低洼部分,父亲跳进田里,初春的雨水依然生冷刺骨,父亲被打湿的双手冻得通红,但丝毫没有在意,他熟练地将犁枷放在牛肩上,弯下腰一只手穿过牛身用绳索将犁枷固定在牛肩上,从水里捡起纤绳挂在犁头上,一切准备工作已然完成,在我看来一切都是艰难万分,父亲操作却流畅自如。

3

随着父亲的第一声哟呵、耕牛便向前迈出脚步,此刻父亲有用不完的力气,双手紧紧将犁头向下压着,嘴里不停发出驱赶声,脚不停将翻过的整块泥土趟散,父亲像极了胜利的“骑士”,随着犁田方向的变化,阵阵浪花向田边涌来,我的眼神只顾着随父亲移动,突然父亲边向前边回头对我喊:“小敏,把你的鞋子拿走,别被打湿了。”晃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鞋还放在田里,鞋底已被泛起的浪花打湿,赶紧找了流水清澈的地方洗去了脚上泥土,穿好鞋才感到脚已冻得有些生疼,再看看父亲,“露在斗笠外的头发已被细雨淋湿粘在了一起,脸上布满了泥点子、胸前的衣服被泥浆糊上了厚厚一层”,他却丝毫没有在意,泰然自若。

4

来回好几十趟,未犁的田渐渐少了,眼前的大黄牛也被泥浆披上了厚厚的外套,露出来的眼睛紧盯着前方,略显疲态,父亲索性加快速度犁完了整块水田,我抓紧时间背来了玉米壳为稍作休整的牛儿填饱肚子,并招呼父亲也休息下,父亲没有时间搭理我,便拿了铁耙将田埂的缺口堵上。

天边乌云黑压压的扑过来,雨滴变得大了急了,可以看到父亲的脸上有清晰水纹沿着嘴角流下,“不好,快要下暴雨了”父亲有些急了,接下来还要耙田,把犁翻过来的土块耙细,找平水位。为了赶在暴雨到来之前完成,父亲便匆匆为牛儿安好耙田工具,提高嗓门,加快了向前的步伐,犁完的水田已经漫过靴子,父亲只能脱掉靴子光着脚片在泥浆中向前趟,每走一步就像石头掉进水里反冲起阵阵泥浆散落在衣服上,裤腿上。

眼看天色被乌云遮盖得黑了下来,我心里便紧了起来,希望父亲能停下来先回家等暴雨过后再继续,毕竟只有十来岁的我很害怕电闪雷鸣,再看一眼父亲丝毫没有退怯的意思,心里只能默默念着父亲能早些耙完田。

一阵狂风过后,整片山林的树叶被刮了个底翻上,一道闪电从天空尽头劈挂到田里,紧接着一声惊雷,我被吓得叫出了声。父亲来不及看我,大声叫到:“小敏,你先回去,我这马上就完了”。其实我早早就想回了,想着我要是走了,父亲一个人要扛犁头还要牵耕牛根本没办法,我便应声道:“我没事,跟你一块儿回”。父亲也没有过多的精力放在我身上。

我不禁担心起姐姐来,这么大雨到了学校肯定又冻又饿,想着她那么爱干净,又得忙活半天收拾得精精神神才会去教室,肯定也没有好心情。

5

刚耙完田收拾好工具,便雷雨交加,衣服都被淋透了,父亲招呼我赶紧在前面牵牛绳。

此刻的雨衣已经没有丝毫作用,雨水从头顶冲下来,眼前被挂上了瀑布,每走两步就得用手抹一把脸上的积水,还得不停将流进嘴里的雨水使劲吹出去,脚底更是像抹了油一样,根本走不稳,遇到上坡只能爬着前行,即使磕着碰着都跟没事儿一样,可不能因为自己挡住了父亲的去路,毕竟他扛着重重的犁头。

三里的路程,我们足足走了半小时,到家第一件事便是把大伯家的牛安顿好,父亲才换上干燥衣物,用毛巾边擦干头发,边和母亲聊起了插秧的事,我留意到父亲露在外面的脚踝不知被什么划了一道口子还有血渍,父亲却毫无察觉,此刻他的心思全在春种上了,便想起父亲常说:“春种可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大事,我可不能让一家子饿了肚子”。

6

暴雨说停就停,刚才已黑下来的天色,此刻变得宽阔明亮,夕阳散。鹿怵ń,跟着父亲来到白天劳作的田边,月光下的梯田特别美,像一张张形状各异的镜子,劳作了一天的人们都早早睡下,大抵只有乐此不疲的蛙声独享这夜晚的宁静。

跟父亲找了一片干燥的地儿坐了下来,眼前的梯田错落有致,映衬着月光闪闪,来不及回想白天狼狈的经历,我们已经看到了收割水稻忙碌的场景。(汉钢公司设备管理中心 黄腾飞)

ju111net登录-九州ju11娱乐备用网站